2019过去了,我……

已经开始有点怀念它

第三旋臂边缘
一颗蓝色行星上
碳基生物正在庆祝
他们所在的行星
又在该恒星系里
完成了一次公转

而这次公转开始得格外颠簸——至少星星上的一部分碳基生物觉得格外颠簸。
下面是碳基生物中微不足道的一员,对自己的上一次公转过程进行的总结。

我觉得2020年亏欠我很多,没有飞出太阳系,没有受控核聚变,甚至连会飞的汽车也没有,只有战争、瘟疫和死亡。2020年可能觉得我不会在乎这些,毕竟我也确实到了应该关心琐碎现实的年纪。所以,我只会在这里提及一些琐碎的事情。

在去年我曾经提到,当时我“正在沼泽中慢慢下沉”。一年过去了,同伴们一些人跳出了泥坑,一些人去了…呃…水更深的地方,而我,感觉自己在逐渐长出呼吸根1。经过了一年的搬砖、填坑、背锅,我逐渐开始适应了这里的节奏,同时,相比于(传说中)其他地方的愁云惨雾2,这里的温度在慢慢地暖和起来。

问题是,这样的天气还能持续多久?我偶尔会在深夜提醒自己。可是,没有了溺死的压力,学习的动力也随之下降了。2019年,仍然没有完成CS109,作为替代,上半年读了林轩田的《深度学习基石》,然后遇到了这个领域常见的落地问题:我并不知道学完这些能够用来做些什么。

去年的投机也并没有收获什么——并没有一夜暴富。即使身处赌场一年,筹码数量竟然没有什么很大的波动,这不禁让我怀疑自己是不是拥有一些(打麻将的?)天赋,或是完全不适合赌博。另一方面,在A股那里,因为懒惰、或是厌恶风险,采用了完全躺好的策略,结果居然还不错——但这与当初的目标有一些微妙的差别。


2019年的某一天(大概是9月30日),我曾经列下了一个表格,写上我获得快乐的种种途径。可是到了2020年,这些事情都已经不再重要了,生命仍在我的体内流动,而我能够清楚地感受到。

多肉

至少我们仍然健康地活着。

在这个碳基生物敲键盘的时候,行星的公转并没有甚至一秒的延迟。它并不在意身上长出了什么,只是被引力牢牢牵住的同时努力向前运动,和它身上的生命一起。


  1. 也许我是一株红树植物↩︎

  2. 人类总是会盯着坏消息看,这给我带来了一些偏见。 ↩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