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都图书馆半日游

之前说过我因为网瘾被送去荒山改造,不得不说,这还是颇有些效果的。比如,上上周日我久违地踏出了屋门,而且也并没有被阳光化为灰烬。也许再过上几个月,我可能能够真正地过上人类的生活——

这当然是在开玩笑,除了我踏出屋门这件事以外。那天我去了首都图书馆。拿到了教官/总长/特首的出门许可之后,中午,我穿过垃圾场,跳过泥潭,走过柳林,再从围墙的缺口钻过去,然后,又回到了文明世界。

我的部分旅途,右上角为文明世界

我真正到达的时间已经是下午了。站在首都图书馆的门口,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——随即被臭豆腐的气味呛到——走了进去。

也许大多数图书馆都会把 棒针编织实用五金手册 放在一起,并在后面的书架上摆上一本川菜烹饪指南。但是,把J和TP类型的书扔到同一处的,我只见过首都图书馆一家。在我拿出一本男中音教材,想知道声乐有几种唱法的时候,可以瞟到一些男人,带着高耸的发际线、以及更加厚重的书籍,慌张地走来走去。那些书名虽然是中文,但总是夹杂着一些不知所云的英文单词。

不远处,有人蜷曲在凳子上,盯着腿上的一本《红楼梦》,一枚金属书签反射出刺眼的光芒。高大宽敞的桌椅很多,大多数被纸、笔、笔记本和笔记本电脑占据,那上面的文字大概与会计、法律、英语或计算机相关,或许这些才算是图书馆真正的主题。

窝在凳子上,我登陆图书馆网站,搜索《哥德尔、艾舍尔、巴赫》,我曾经尝试翻开这本书很多次,今天,它指引我去另外一座建筑,然后拒绝了我。沉迷网络时,我顺着超链接快速前进,可能走得太过遥远了。今天,看着门上“闭馆”的标志,我决定漫无目的地漂流一会儿。于是我找到一本塔罗牌意解释,随便翻了几页。

“这张牌的逆位并不是这个意思!异端!”忍住了把这本书送上火刑架的冲动,我离开了图书馆。几个小时之后,我穿过了围墙的缺口。在阴暗的柳林前面,有一条黄狗趴在路上,我们对视了几秒钟。接着,它慢悠悠地爬起来,向着另一边走去。我应该是摇了摇尾巴,跌跌撞撞地穿过泥泞的树林。

本文部分描写是虚构的。我并不在那种地方;没有什么教官;而且也不想过人类的生活。

互联网带来了极大量的信息,远远超过了个人的接受能力,于是,通过兴趣、习惯和“智能推荐”,我们选择了部分信息摄入,而这部分信息会使人“上瘾”,对另外的信息视而不见或产生负面的情绪。这可能会造成个人对于人群平均值的距离提高,影响人类社会的基础——同理心。

当然,这也是建立在我所获取的微量信息上的偏见,而且我会把这一段隐藏,因为如果我们意见不统一,你就不会再喜欢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