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面楼下有一小丛竹子,十余年来,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。不过,从五楼的窗户看过去,这样的视角还是第一次。记忆中,楼道的窗台并不是这样低矮,然而阴暗和潮湿还是一样。

耳边只有震耳欲聋的蝉鸣。不久,雨变得稍稍猛烈了一些,最后毫不留情地倾泄起来。

 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