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tal

在我无助的时候,并不会有人来拯救我。这可谓是一种报应:我以冷脸示于人前,从未尝试拯救他人,从未想过被他人拯救。疏离,也许是永生所要的代价;如果真是如此,就让时间成为我唯一的朋友。

然而我仍未得到永生,时间仍是我最大的敌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