跑。跑。跑。

说是奔跑,但并不很快,喘着粗气,但头脑却极速转动。

后面传来凌乱的脚步声,是很多皮鞋踏在一尘不染的木地板上,在空旷的大厅中回响。

大门已经锁死,但是珍贵的檀木却并不结实,很快他们就会突破了吧。穿过金碧辉煌的长廊,红色地毯传来柔软的触感,但他并没空注意这个。

他跑到走廊的终点,在墙上胡乱点了几下,拿出了一把很小的手枪,就像玩具一样——但是仍然能快速结束生命。

一扇暗门缓缓滑开,他并不知道这扇门通向哪里,他本不需要这扇门——

于是我就醒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