到了夜晚人就变得奇怪了……

好笑的是,高中三年匆匆过去,我对母校的记忆,竟然是几扇窗户。

这是当我第一次踏入一中的图书馆时,印在我脑海中的景象。排排的书架旁边是窄窄的窗台,窗子里,是灰色高墙围成的天井。书架上,是密密麻麻摆放的书籍。有像“怎样心算快”这样浅显的画册,也有讲解e pi i之间奇妙关系的读本,更有着关于相对论的大部头{现在想起来,脑袋还是会隐隐作痛}。于是,周一的下午,大扫除的空闲,总会在这里随便抽出一本,或有图、或有趣,倚在窗户边上,随便翻看两页。窗中的阳光,让时间变得暧昧,也给回忆涂上了一层蜂蜜一样粘稠的颜色。晚秋的阳光消失的时候,正是第四节课下课铃声拉响的时间。穿过光亮而湿润的楼道,记忆中的是窗边一方并不宽敞的课桌。在书山中奋笔疾书的时候,偶尔会听到沙沙的风声,窗外是墨绿而坚韧的桦树叶子在轻轻的摇动。

……

啊啊,刚刚提起笔,窗中已经现出了曙光,乌云的缝隙被朝阳映成金黄。这些胡乱的文字要怎么结尾呢,就这样放着不管真的可以吗。

太阳出来了,充满回忆的夜晚到此结束,今天又会是新的一天,可是我现在还无法迎接她。

 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